明報新聞網

2011年05月17日

按此列印


南方航空

因工作關係,「被迫」坐了幾次南方航空的飛機,果然惡名不虛傳。

先是從瀋陽到廣州,辦理登機手續時異常快捷,遞上證件,說了目的地,不到一分鐘,地勤人員目無表情,一句話也不說地還以一張登機證,正慶幸雖然態度冷漠,效率還相當不錯。還有更值得慶幸的,竟然準時登機。

到了登機櫃位,大概好運用完了。遞上登機證,電腦出現了類似登機資料不符的信息。同樣地目無表情,一個女地勤人員叫我到旁邊等,我問出了什麼問題,沒有回應,連一句不好意思讓你等也沒有。之後還有幾個乘客得到同樣待遇,大家就擠在櫃位旁的一個小角落,地勤人員也擠在一起忙亂荂A排隊登機的人龍也在擾攘。最終水落石出,查出是登機證上的位置重覆,原因大概是因為機場方面安排了兩班機差不多在同一時間在同一個閘口登機。沒有人解釋,是我在旁邊觀察良久得出的結論。

上了機,相當準時,正想打電話告訴接機的工作人員,還來不及接通,機上廣播說空中管制,飛機無法起飛。頓時機倉吵成一團,站起來的,罵出口的,圍茠聾云A務員問的,有些空姐還算耐心回答,有個男的,繃蚆y,一言不發。機倉內的冷氣又不夠,熱濁的空氣混雜旁邊兩個男人的一身煙味,走動喧嘩的人群……

如是者在機倉內大家互相煎熬,其中一個空姐還求大家不要再問了,什麼時候起飛,她也不知道。中間還派了飯發了飲料,接近兩小時,終於等到飛機緩緩移動。

從廣州到瀋陽,也是黃昏的班機,這一次比較幸運,在起飛前一個多小時,就廣播通知大家因飛機遲到,誤點。「誤點」,是我在瀋陽機場候機時聽到廣播傳出最多的兩個字。還好,這趟乘客也許「訓練有素」,只有兩三個乘客走到登機櫃位詢問、埋怨幾句。

從瀋陽回香港更「刺激」。三點的飛機,我依國際航空慣例,提前兩小時到機場,卻看見辦理登機手續櫃位前空無一人。跑到遠處的南方航空詢問處,說一點半才開始辦手續,偌大的機場也沒有幾個位置可以坐,只好站在櫃位前等。差不多一點半,來了兩個地勤人員站到櫃位內,我看茈L,他看荍琚A後面是長長的人龍,我問他可以開始了嗎? 他說要等到一點半, 真準時。看茪熅髐W的時鐘慢慢跳動,過了一點三十分,還毫無表示,地勤人員與乘客還是在互相凝視、戒備狀態。過了七八分鐘,才施施然開始辦手續。

遞上證件,放下行李,以為又是一兩分鐘內的事,那小伙子看了看證件,對了對電腦,說我的證件與電腦上的英文名字不符,不能登機。我說幫我買機票的公司只跟我拿中文名字與證件號碼,為什麼以前一直沒問題,現在不行。他說就是不行,電腦堨u有英文名字,沒有證件號碼。我說電腦堿陘偵簳S有證件號碼? 就是不行、不行……我問那有什麼辦法,他說你去問安檢,如果那邊讓你走,回來告訴我,我就幫你辦手續。那我的行李呢? 你放旁邊吧! 如果被偷呢? 那我不負責!回頭看看旁邊的行李,不知什麼時候,空出來的行李車已被別人拿走。

忍茪@肚子氣,抹抹額頭的汗,拉茼瑽鶠A先跑到南方航空詢問處,說可以試試到售票處改名字,又跑到售票處,對蚢q腦左按右按,最後說改不了,重新買票吧! 氣也沒用,跑到安檢前,隨便找一個安檢人員問問,也解釋不清,只說證件號碼沒問題就可以過關。於是又跑回櫃位前排隊辦手續。跟他說安檢那邊說沒問題,那「公事公辦」的小伙子也不知如何辨真假,就幫我辦登機手續。在空調嚴重不足的瀋陽機場,被南方航空折騰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最後順利登機,飛機在香港著陸之際,聽茖漱d篇一律的廣播,「感謝乘搭南方航空……願南航是你出遊的首選……」,我…… 還沒說那飛機餐有多難吃呢!

壟斷,對消費者來說,真是市場上最大的罪過!

文:趙崇基


按此列印 關閉視窗